智能信息处理研究所里的故事:数据挖掘兴趣小组“静悄悄”成长(二)

[ 文字: | 图片: | 编辑:陈斯琪 ]
[ 提交:2012-11-18 16:06:44 | 点击: ]

黄家凤:享受实验室里的自学氛围

同样是大三的黄家凤是带着 “有点迷糊”状态进组的。她对记者说,刚进组不仅不了解还有点怕,“每个人都很爱学习,大多数都是班级年级成绩名列一二的学生。”

她加入那一年碰上小组不设置培训课程,面试过关后直接进入考察阶段,要完成一定的考核任务,任务通常由负责项目的师兄师姐分配,如自学一个算法,阅读修改论文等,保证在两个星期的考核阶段对数据挖掘有系统的了解。因此黄家凤不断强调“自学”二字,在小组里老师亲自指导的机会不多,新人找资料、论文也只能在图书馆里朝大类方向找,“很盲目也要尝试的,毕竟没有人手把手教你找哪些资料”。


工作中的黄家凤

家住在广西的她暑假回家休息十几天后就回到学校,继续在实验室里做项目研究。没课的时候实验室总会是她的第一个去处,以至于宿舍的人有时候会发出这样的感慨“好像好多年没见到你了诶”。黄家凤笑着说,“宿舍算只是我睡觉的地方了。”

因为大一在广播台工作,大二则是个“挂名”顾问,黄家凤对其他社团活泼轻松的氛围很熟悉,“感觉就像做pre,自我展现机会很多。”但在实验室工作,气氛则比较严肃。碰上小组讨论,各小组成员会主动到走廊外进行交流,避免影响到其他人。每周一次的例会里要汇报工作进度、研究上遇到的困难,然后进行讨论,“大家有时在会上也会互相调侃一下,笑一笑,但通常是比较严肃的。”

“我手头上的项目可能到我毕业都没能完成。”因为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“产品设计”上,黄家凤也基本锁定了自己的就业方向。但黄家凤希望在小组待到毕业。因为“这边的人很自觉”,她十分享受这里的学习氛围。

郑耿彬工作就是他的兴趣

已经大四的郑耿彬仍旧待在实验室里,继续他们小组今年的项目。他在考虑未来是出国读研,还是在一家已经愿意提供给他职位的大公司上班。


和其他人一样,大一刚进校时他也被多姿多彩的校园活动吸引,加入了四个社团组织。大一快结束时,他便陷入迷茫期。作为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学生,可学习的范围很宽,他不知道该朝什么方向走,这时候,他选择加入数据挖掘小组。


郑耿彬接受记者的采访

研究生带本科生,高年级带低年级,就是这样的模式,郑耿彬由青涩蜕变到成熟。常人看起来枯燥无味的研究学习,在他眼中其实就像别人爱运动爱游戏一样,是兴趣所在 他长时间呆在实验室阅读资料、研究算法,连节假日都喜欢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度过。

郑耿彬还是会参加自己喜欢的活动,只是在他眼中,一学期一个活动比赛就很足够了。他的生活也规律,除非参加比赛,时间紧迫才会熬夜工作。“用在实验室的时间是其他同学打游戏看小说的时间,所以我并不感觉很累”。郑耿彬可谓算得上工作爱情双丰收,女朋友知道他不太喜欢出去玩而是在实验室工作,也可以理解他。

编后语:虽然这只是其中几个成员的故事,但是从他们身上体现共同点——他们坚守的只是很普通的学习态度。学习不需要“成狂入魔”,在深思后找到适合自己的路,成就自我的成长,蜕变,给青春一个满意的交代。



上一条:一路同行,原创梦与你同在——专访大学生原创杂志《吵Chaos》主编许倬尔 下一条:数据挖掘兴趣小组“静悄悄”成长(一)

关闭